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市战斗士 ——谢罗便臣

救救中国股市吧!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英格兰的谢罗便臣女士自幼喜爱动物。1987年她进入她首先在一家兽医诊所任职,在此期间,她还作为国际爱护动物委员会(IFAW)的亚洲区顾问在亚洲各地实施过多个动物保护项目。1998年,她便停止了与国际爱护动物委员会(IFAW)的合作,创办了专门针对亚洲地区的动物保护组织亚洲动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从93年开始她致力于黑熊的拯救工作,并于2000年与中国有关政府部门就拯救禁止养熊业签订了一项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协议。

网易考拉推荐

“兔仔”的新年新开始  

2011-02-26 15:0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次来到狗肉生杀市场总会看到这样的眼神,这些小家伙无助地一直盯着我们,像是在乞求我们能把它们放出来,带它们远远地离开这恐怖的地方。


那是一个周一,冯冬梅、Carrot和我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南方动物生杀市场调查。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两位志愿者洛卡和托德,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协助我们调查。遗憾的是,在去年12月,洛卡的狗被人偷走了。他在狗肉市场找了一个星期,甚至半夜了他都还在寻找,但结果却不尽人意。他和他妻子现在只能寄希望他们的狗被一个好心人收留,给它一个温暖的家。


看着这些动物,我们都知道,不把手上的工作结束掉,我们是没办法拯救牢笼中的猫、狗或者其他摆放在路边的其他动物。此次行程很紧,奔走2000公里,需要拍摄的东西还有很多,如果团队在调查刚刚开始的时候花费了太多精力去营救一只狗了,这样太不值得了。
大家在工作中保持了足够的专注,控制好情绪,我们强忍着泪水竭力搜集证据,希望以此能说服越来越多的人们:这样的酷刑应该被终止。但它的脸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尤其目录上的照片里笼子的铁栏折射出它哀伤的眼神。


在5天的调查中,我们的所见所闻让我们恶心也另我们伤心。我们看见一辆卡车上装了上百只狗,它们被关在笼子里,恐惧和所遭受的折磨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当时的情况很危急让我们无法再靠近一些,因此冯冬梅,Carrot和我就留在车里,洛卡和托德勇敢地带着隐藏的摄像机走过去。


在路上,有很多商贩在屠宰场周围用轮胎堆在一起,然后将关在笼子里尖叫的狗从车上扔在地上。轮胎是为了防止狗把笼子弄坏逃跑,而不是充当缓冲墙的。洛卡和托德拍摄了15分钟,回到车上他们俩都很崩溃。托德愤怒地抽着烟,洛卡缓慢地回到车里,双手捂面,轻声抽泣。


在开车前往另一个省份的途中,大家都一言不发,又是要面对这些生世不幸的动物的一天。在这一周多的时间里,我们记录了很多生杀市场里的猫狗,和一些餐馆的报告,这份报告将在中国农历春节后发出。报告指出了这样蓬勃发展的行业却衍伸出了肮脏的盗窃宠物、收购病重动物等一系列负面影响。报告同时还指出,这个产业在公众越来越严重的抗议下有转向地下发展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人都把猫狗当成是我们的朋友和伴侣。


调查的最后一天我们又回到了第一天我去过的一个生杀市场。尽管我知道再见到那只眼里充满了哀求的狗是不可能的事,但我仍然祈祷能再见到它。我们找到了笼子,里面关满了不同的狗,每一只都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们,乞求我们把它们带走。



我眨了眨眼,不让眼泪流下,一只黑色的小狗望着我们,它漂亮的棕色眼睛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它轻声地哀号着,期望能引起我们的注意。突然,它“笑”了,它冲着我们龇着牙笑,摇着尾巴展示着自己,它的样子就跟斑点狗一样,当然其他狗有时也会笑。



我的眼睛简直无法从它身上移开,我靠近它,它轻轻地舔着我的手指,似乎在说“救他已经太迟了,但求你了,带我走吧。”我们就这样做了,在调查的最后一天,在数千只可怜的狗中救下了这只最幸运的小狗,我们来的正是时候。






这场营救充满了戏剧性和紧张感。它显然还不习惯人类的生活方式,它从没带过颈圈。不像我们之前在生杀市场救的艾迪,当有人抱“兔仔”或者牵着绳溜它的时候,它表现得很不自在。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冒着它可能咬伤人的风险不用绳子牵着它。


最终这只受惊的小狗被安放在了一个笼子,用三轮车载着前往当地的一家兽医院,洛卡坐在它旁边,安慰着它。在那里,善良的兽医会非常友好,非常耐心地对待它,给它狗粮,而它也摇着尾巴再次微笑。



它将在兽医院度过接下来的几周,隔离的目的是确保它是健康的,没有携带其他病菌。冯冬梅和托德周末的时候发来报告说它现在已经习惯带颈圈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越来越自信了。我们给它起名为“兔仔”,纪念中国的兔年,它可能无法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幸运,这只黑黑的小狗,眼前将再也不会出现笼子的影子了。


PS:在我们调查的中途,我们收到了成都办公室邓轶丹的邮件,她也为我们带来了好消息。


它将在兽医院度过接下来的几周,隔离的目的是确保它是健康的,没有携带其他病菌。冯冬梅和托德周末的时候发来报告说它现在已经习惯带颈圈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越来越自信了。我们给它起名为“兔仔”,纪念中国的兔年,它可能无法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幸运,这只黑黑的小狗,眼前将再也不会出现笼子的影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