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市战斗士 ——谢罗便臣

救救中国股市吧!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英格兰的谢罗便臣女士自幼喜爱动物。1987年她进入她首先在一家兽医诊所任职,在此期间,她还作为国际爱护动物委员会(IFAW)的亚洲区顾问在亚洲各地实施过多个动物保护项目。1998年,她便停止了与国际爱护动物委员会(IFAW)的合作,创办了专门针对亚洲地区的动物保护组织亚洲动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从93年开始她致力于黑熊的拯救工作,并于2000年与中国有关政府部门就拯救禁止养熊业签订了一项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协议。

网易考拉推荐

维吉尼亚 麦肯纳到访越南救护中心 3  

2010-12-16 11:0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南行程的最后一天,维吉尼亚来到了救护中心的手术室,在这里兽医科斯蒂(kirsty)和卡罗琳(Caroline)将花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为一头名叫“下龙”的熊实施牙齿手术,她们将拔掉“下龙”的两颗犬齿,这两颗犬齿损伤严重,连牙髓都暴露出来了。此时维吉尼亚完全沉浸在手术中,她轻轻握着“下龙”的手掌,卡罗琳监视着“下龙”的麻醉状况,科斯蒂则全神贯注地进行拔牙操作。






维吉尼亚和我第二天将离开越南返回香港,当晚我们的越南团队和饲养经理查理(Charlie)伤心道别,查理将前往澳大利亚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查理?布朗,一路顺风,祝福你拥有快乐崭新的生活!)这张是我们越南团队和查理道别的合影留念(一起合影的还有维吉尼亚,我可爱的朋友简(Jane)和莫利(Molly)!)再见,查理。



抵达香港下了飞机后,我们迅速冲了个澡,接着乘出租车返回市区,维吉尼亚高兴地加入了我们傍晚在La Baita(我们慷慨的香港支持者吉娜(Gina)和约翰?沃克(John Walker)经营的一个酒吧兼餐厅)举行的一个为黑熊筹款的演出。埃德温娜(Edwina)和我们出色的香港团队全力以赴将这次活动组织得声势浩大,女士们打扮得漂漂亮亮,她们组织销售义卖品以及彩券等等,我们的员工斯图尔特(Stuart)甚至加入了为香港和黑熊们表演的行列!在活动现场再次见到老朋友,结识新的支持者,同时又享受了这个为黑熊筹款的夜晚,这种感觉太棒了。维吉尼亚和我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我们累坏了,回去一头就栽倒在床上。





第二天上午,维吉尼亚神采奕奕地来到我们的办公室看望整个香港团队,她用复杂的感情向大家讲述了我们的越南之旅,当讲到一头笼中的黑熊狂躁地扯出自己舌头这部分经历时,她流露出伤心之情。在她讲述的同时我环顾四周,几乎所有人都和她一样在擦拭着泪水。想起在1998年,我有了创立亚洲动物基金这个动物慈善组织的想法时,当时我向维吉尼亚征询她的意见,而就在今天我意识到如果当时不是她鼓励我“去做”(“just do it”),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和这些充满善心的支持者们共同经历那个特殊时刻。


我们非常兴奋地看到记者西蒙?帕里(Simon Parry)在媒体上对维吉尼亚越南之行的醒目报道。


维吉尼亚是我所认识的女性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一位,尽管经历了这些年来的起起伏伏,我从来没有为当初的决定有过哪怕是片刻的后悔。



很多人都知道维吉尼亚同时还是一位富有才华的作家,她为她的旅程和一头非常特殊的熊写下了这些精彩的诗句。你们很快就能在生来自由的网站上聆听维吉尼亚朗诵这首诗。现在你可以在这里和以下先欣赏这些美妙的文字。


The Darkest Day
I made this journey aware
Of what I would find. Would see.
I thought I was prepared.
But nothing can. No film. No words.
Nor these few lines of mine
Can wrench your heart and haunt your mind
As seeing it yourself. Feeling it yourself.
No words can really tell you.
Should I say torment?
Cruelty? Despair? Hell on earth?
Shall I say prison? Torture?
Nightmare? Madhouse?
Nothing screams out the obscenity
Of those barbaric traps.
Yes. Traps of bars – above,
Beside, beneath, no floor
On which to rest those
Rotting, yellowed feet.
The feet of bears who carry
Still the precious moons emblazoned
On their night-dark chests.
That moon is all they have.
There is no sun to lighten
That grim shed, no trees
To soothe the eye, no wind
To stir their fur, no hope
Of kinder days. And why?
It is the bile. Of course, it is the bile.
Extracted, traded, packaged
And sold in pretty phials
For “mankind’s” benefit. No kindness here.
Some bears are mad. I know
The signs too well. They sway and rock
And twist. Seeking oblivion.
Even for a minute. Even for a moment.
And then, oh God, this bear I saw.
A huge great glorious beast
Stretched out across the bars.
His back legs up against the side,


  评论这张
 
阅读(61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