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股市战斗士 ——谢罗便臣

救救中国股市吧!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英格兰的谢罗便臣女士自幼喜爱动物。1987年她进入她首先在一家兽医诊所任职,在此期间,她还作为国际爱护动物委员会(IFAW)的亚洲区顾问在亚洲各地实施过多个动物保护项目。1998年,她便停止了与国际爱护动物委员会(IFAW)的合作,创办了专门针对亚洲地区的动物保护组织亚洲动物基金(Animals Asia Foundation)。从93年开始她致力于黑熊的拯救工作,并于2000年与中国有关政府部门就拯救禁止养熊业签订了一项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协议。

网易考拉推荐

维吉尼亚 麦肯纳到访越南救护中心 2  

2010-12-15 13:4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清早,维吉尼亚,团(Tuan),Chinh,Thuy和我就赶往河内附近Phung Thoung村的养熊场。在这我们遇到了第一位请我们喝茶的养熊场主,Loc女士(养熊场主)在带我们看熊之前善意地请我们喝了杯茶。茶间的闲谈还是很难掩饰我们即将见到取胆熊的紧张之情。


Loc女士告诉我们她已经63岁了,此刻在咖啡桌一边是对那些被囚禁被虐待的熊麻木不仁的养熊场主,而另一边是心生无奈的我们。
终于,我们走进了一间关有29头月熊的简易熊舍,里面的笼子粗略估计是1.5米乘2米大。就在我们的右边,肮脏的笼子里关着一头黑熊,它的后腿上有个开放性伤口。是否是由取胆时养熊场的人给这头熊注射麻醉剂时所致我们不得而知?



房间另一端的一头熊没有了一只熊掌,这可能是由于在野外非法捕获时造成的,很多熊都焦虑地走来走去,也许陌生人对它们来说就意味着伤害吧。



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它们都被囚禁在此并且忍受抽胆。几头熊已经蜷缩在笼子里,表现出一反常态的安静和恐惧,它们不安地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有时候,一头熊喘着粗气,嘴巴吧唧做响,如果我们突然有一个比较大的动作,其他的熊还会紧张地来回晃动,因此我们径直离开了。




还有一只可怜的混血德国牧羊犬也被关在笼子里,用来看门,它对着面前的陌生人一阵猛叫。我们多么希望能把它也一起带走啊,但很快就会有另外一只狗来代替它。


转眼就到离开的时间了,我们礼貌道别——对于一个如此残忍伤害那些熊而又没有一丝同情之意的女人来说,我们实在无法平和对待。
第二家养熊场情况更为糟糕。这家养熊场位于郊区,里面大约有350头黑熊,养熊场主将30头熊关在两个养熊场。他不让我们去看另外一个熊场,但允许我们在这个熊场周围看看。我们发现这里的笼子更小,大概只有1米宽,2米高。




我问他多久抽一次胆,他笑了笑,眼睛微眯,谨慎地回答道:“从不,因为这是犯法的。”林业部门的官员在听到我们问养熊场主为什么地上会有那么多抗生素的空瓶时,不自然地转开目光。养熊场主回答说是用来医治他养的鸡,也许这也是真的,但这种剂量的抗生素显然是用在一些体型更大的动物身上的。那些金属丝打的结和用帆布打的结也说明了,这个养熊场主在非法地抽熊胆。


一头可怜的母熊看上去非常的虚弱和绝望。蜷缩在笼子里,从它雾蒙蒙的眼睛来看,它似乎还患有眼疾,我的手在它面前晃来晃去,它也没用任何反应。它的右前肢也缺失了,我问养熊场主这头熊怎么那么虚弱。他的回答竟是它之前有被用金属管戳进腹部,但是这对它来说并没有太大伤害。那头熊呻吟着回到笼子的里端,可怜巴巴地坐在那。养熊场主不带丝毫愧疚地说他不知道那头熊的前肢是怎么不在的,他也不在乎这个。


当然,其他养熊场的非法取胆熊正在减少,我们优先救助这些黑熊的承诺依然有效,但是在下龙湾(Halong Bay)的非法黑熊依然在营业。这条法规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


这个养熊场很显然没有遵守法律法规。在越南,熊场的黑熊必须要有兽医的护理,笼子至少是1.5米*0.5米*2米大,笼子之间的间距不得小于1.5米。而养熊场的熊的生活环境并没有达到这样的标准,对于我们看到的这些在牢笼中的可怜黑熊,国家的法律似乎并没有改变它们的痛苦生活。


这家熊场也养了一只狗。这只漂亮的奶黄色的狗也被关在笼子里面,这样它就没有办法在地上活动了。它的爪子长得很细长,这就意味着它每次站立的时候都非常疼痛。它悲惨地向我们叫着,团(Tuan)说他会向中央林业保护部门提议希望将那些黑熊接到救护中心,当然还有那条小狗。


我们默默地走着,所有人陷入悲伤,直到我们发现了另外一个养熊场。在这,团(Tuan)、维吉尼亚和我看到那些黑熊就把关在什么也没有的笼子里,无所事事地度过漫长的一天。真的什么也没有,甚至连水也没有。




我们站在那,一头熊伸出了它的舌头,一点一点的,然后就这么荒诞地伸着,这肯定会很痛。我们都惊恐地看着,当它的舌头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又把舌头伸回去了,然后又这样重复着。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很显然这是一种新的刻板反应。维吉尼亚眼里已经浸满了泪水,我们手挽手地站在那,为我们人类所犯下的罪行感到羞耻。


离开前,我们从周围的树上扯了一些树枝给它们,然后静静地注视着它们。它们好奇地嗅着,舔着,躺下来细细地把玩着。毫无疑问,这是它们这么久以来得到的第一份趣味玩具,也将是它们在今后很长时间里的唯一趣味玩具。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